青之芦苇
白善看到浑身脏兮兮的女儿,已经习以为常,只是拿出帕子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沙子和泪,问她,“怎么哭成这样?”白景行立即告状,“五月姑姑不许我玩沙子。”五月连忙禀道:“娘子派人来说该用饭了。”白善便说她,“不就玩沙子吗,值得你哭成这样?“你这两日必定没少玩儿,玩乐也该有个度,是玩沙子,以后厌烦了,你岂不是少了一件乐
日韩动漫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