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教练
满宝见他满脸愁绪,便宽慰他:“大人,我娘说,农人本就是要看吃饭的,旱一些,涝一点儿都是常事,对我们来说也就难一时的,就怕他许久既不涝,也不旱,风调雨顺好几年家里却还不下余粮。”魏知愣了愣,问道:“为何风调雨顺几年都存不下余粮?”“既无天灾,自然就是人祸了。见魏知一凛,满宝连忙解释,“我这人祸可不特指场,家里的败家子、或者有人生病也算的。我娘是说,风调雨顺好几年都存不粮,那还不如年年有点儿旱,有点儿涝的过。”“这是为何?”魏知不解,“就算
海外剧推荐